《神級巫醫在都市》全文閱讀

作者:五志  神級巫醫在都市最新章節  神級巫醫在都市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神級巫醫在都市最新章節老五新書《前方有鬼》日更一萬已肥可宰了新(18-10-08)      新書《前方有鬼》希望大家多多支持(18-10-08)      老五新書《捉鬼小神醫》已發求支持(18-10-08)     

老五新書《前方有鬼》日更一萬已肥可宰了新

章推章推!五志大神的
  簡介:這個世界是有鬼的,
  也有神。
  可是現在,神都死了!
  在這個老神死去,新神未立之際,也是妖鬼們的狂歡之時,翻身之機……
  喜歡此類或者想看看新奇的請移步一觀啦。話說回來,我其實也想寫妖魔鬼怪的,就是不知道大家支不支持……
  =======
  一夜之間,位于西南這處的省會蓉城,風聲鶴唳。
  坊間到處都傳聞著鑫隆集團出事的消息,警察清路那一幕,足以引發聳人見聞擴散,街談巷議眾口紛紜,其次就是警方開始四處突襲抓捕相關涉案人員,而蓉城官面上和相關領域消息靈通的,感受到的震動更大,一些人目光放在上層,不漏掉一丁點的蛛絲馬跡。
  現在蓉城一些相關領域行業,無論是身家不菲還是平民百姓,個個都豎起耳朵,判斷局勢的發展,但毋容置疑,所有人的觸覺里,一場劇烈的地震,正在如將沸滾水般形成。
  外間是風遄雨急,很多人又將徹夜難眠。
  而看似風暴核心,卻難以和風眼脫盡干系的伏龍大院的家屬樓的其中一間透著馨寧燈光的屋子里,難得沒有在伏龍大樓的程飛揚站在窗前,背著手,面朝窗外而立。
  程燃在沙發靜默以待。
  電話響了起來,程燃接起,是謝飛白,“程燃,聽說了吧,你消息肯定沒我靈通,上回不是叫人打了你的雷偉呢,現在東窗事發,我有些個在省里大院的朋友跟我說起其中那些他們彼此間傳聞的細節,據說是今年公安廳全省處級干部會議上面,新華賓館有個副處級干部拿著材料闖上高層辦公室,要求對鑫隆集團多人立案抓捕,省委省政府那幾個管事的,都給驚動了。據說證據確鑿,這次一旦大規模抓捕,接下來就會拔出蘿卜帶出泥,總而言之,這個敢拿材料脅迫高層立案的干部算是火了,也是拿前途搏了個玉石俱焚,有種!雷偉這種人,我爸就跟我說過,確實是可以依仗自己的勢力欺人,黑白兩道嘛,白的他在拉關系搞聯盟,黑的就培養武裝打手,隨時為他出擊,但既然是走得這么一條路,出來混遲早都是要還的,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而已,有一天天道循環,像是這樣遇到比他更狠的,那就只能硬著頭皮挨錘了。”
  程燃當時在校門挨了一記巴掌,消息靈通的謝飛白后來也就知道了,當時打電話語氣如喪考妣,問,“聽說你被人打了?”下一句話就是語氣逆轉的幸災樂禍哈哈大笑,“啊哈哈哇靠我怎么覺得這么爽呢,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啊……”
  直到程燃語氣森寒的吐出一個“死!”字,謝飛白那邊才稍有收斂,小聲一句問道,“姜紅芍有沒有要殺人”
  程燃奇了,“為啥她要殺人?”
  謝飛白也就囁囁嚅嚅,最后笑道,“我原本以為只能她先打你呢,結果她還沒動手拿給雷偉搶先了,你說她該不該端把機關槍出來掃射?”
  程燃沒聲好氣“你有多遠滾多遠。”
  謝飛白雖然平時對姜紅芍有井水不犯河水的態度,一方面他家和她家確實是兩個系統,涇渭分明,謝飛白雖然天不怕地不怕,到底平時對姜紅芍乃至她背后家里的態度,也是敬而遠之隔海相望。
  不過謝飛白這皮糙肉厚的家伙,最后還是道,“我聽說了打你的那個叫袁奎,怎么的,諂媚叫你‘老板’的馬宏宇他爸管著那個轄區,我幫著打個招呼,給那個號稱西華街老大的家伙狠狠一點教訓,保證讓他以后看到你就繞道走。這事兒也就別感動了,哥們兒幫你怎么都好,千萬不要事后再拿百分之五的股份來硬塞給我,你這是看不起我,我們兩個之間,還說這些嗎,幫個忙讓你出點氣,百分之一就夠了!”
  程燃反倒是氣笑了,“硬塞?我就是硬塞給豬都不會塞給你!”
  謝飛白語氣驟變,“程燃,你這樣侮辱人就沒意思了啊。我當初為什么要答應你建設天行道館,那是看你搞得風風火火,身心俱疲,所以我愿意過來幫幫你,搭把手,你以為我是隨隨便便出山的,我一天那么多事,不付出精力體力啊?”
  “那要不然我把股份給你作價,錢全部補償給你,你退出來也行,保存體力?”程燃笑道。
  “這個事,不急不急,還沒傷筋動骨。”他語氣驟轉,“話說回來,我還是真的去幫你把袁奎揍一頓吧,關鍵是這小子太跳了,我的眼皮子底下不允許有這么跳的人,還什么西華街老大……”
  程燃問,“不要百分之一的股份了?”
  “我說的話你沒聽到嗎?這是我單方面看不順眼他,和你無關。不要總拿百分之一股份侮辱我,當然,你要執意如此,我又攔不住你……哈哈,開個玩笑,我謝飛白是這種人嗎?”
  當時就是這樣的對話,至于還在拘留所的袁奎有沒有被謝飛白“兌現”,那就不得而知了。
  眼下謝飛白在電話那邊道,“總而言之,這次雷偉不死也得脫層皮,不管是誰在背后要動他,算是除一害,也給你爸的伏龍和你挨的一巴掌出了一口惡氣了,咱們也就看著吧,這回該如何發展。但我那些省大院里的朋友的信息都是,不太好說,這個雷偉很有些來頭,沒準身邊的人抓干凈了,他自己也能撇清楚。最關鍵的是,動他的源泉只是一個外地的處級干部,頂天了局長級別,這是自下而上推動的,不是自上而下發源的,后果就不好預測了。”
  掛了電話,程燃陷入沉思。電話又響了,接起來,一個清盈的女聲傳來,“程燃?”
  “老姜。”
  姜紅芍道,“我聽我爸說了,是你的叔叔掌握了雷偉的材料,闖省廳要求立案。”
  程斌動員,顧小軍對雷偉實施控制,這些是程燃知道的事情,但鑒于在行動期間內,很多事情大家都持緘默,沒有透露。
  謝飛白或許能通過家里的關系和流傳的各種信息渠道,得到如今蓉城發生了什么,但涉及這些細節,那就不知道了。
  不過作為程斌直接領導的姜紅芍父親李靖平,程斌的動作,李靖平自然是知道的。
  不過姜紅芍打來電話,程燃心就稍微安定了,試探問道,“你爸那邊怎么說?”這當然是一個通過姜紅芍的口得知如今上層態度的窗口。
  “還能怎么樣,證據確鑿,壞人難道不應該罪有應得?我爸是對你叔叔的做法表示支持。”
  程燃知道,姜紅芍透露的這番話,是何等的難能可貴。
  正義不會遲到,這話說來很容易,但實施卻難上加難,更別提在人行其路各有所圖的世間,每個人所在一個位置上,都有對事物的態度和考量。特別像是程斌這樣的做法,是官場上的大忌,問題出在一個令整個省里相關位置上的高層人士,都陷入“被動”。
  沒有哪個領導愿意自己被下屬逼迫,不得已趟入一個火坑里,弄不好就是慷他人之慨,被人推動著火中取栗。好處都由他人給得了,自己還惹一身騷。
  在那個位置,更多的還會考慮這是不是一個別有用心的人設置的陷阱?將自己擠出那個位置,或者扯入某種派系的斗爭中。
  是以程斌的這種行為,就算明面上還是以大局為重,正義為鋒,就算是能夠打盡犯罪分子,贏得名望,但到頭來,很可能就會被放置在虛職之上,成為一個吉祥物了。因為總會有人擔心,下次還會不會再來一回地震式的“驚嚇”。
  而李靖平本身就是一個小小的旗幟,他能鮮明的站出來對程斌給予支持,而不是保持沉默丟車保帥,這本身才是顯出他的脊骨。
  他的表態,就不是可有可無,那就是省內如今和他在一條線上的,事到如今都要站出一步,同進同退。
  “你爸是不是對我印象壞透了?”程燃試探著問。
  姜紅芍在那邊淺笑,“難道你以為你在我爸那里印象很好?當初考高中被我輔導的時候抓個正著怎么不說?我爸覺得若不是我大發慈悲的偷偷給你輔導,你是不能考上山海一中的。”
  程燃哭笑不得,“那你有沒有解釋過啊?”
  “解釋了啊,”老姜在那邊乖巧道,“解釋你聰明是聰明,就是聰明沒用到正道上。”
  “你還不如不解釋呢!”程燃那個氣不打一處來。
  “反正你在我爸這里都破罐子破摔了,印象差點沒什么,”姜紅芍停頓一下,又用勾起程燃心情坐上車般奔高的話語道,“說到底我爸溫潤如玉,別看他平時黑面神,其實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媽,我現在都不敢跟她說一句話。”
  程燃心頭提拉著,“怎么了?”
  “你叔叔現在是專案組指揮長,就是省里緊急會議上面,我媽力排眾議,第一個提出來的。沒有辦法,她從來沒有被這樣給架上來過,心里窩著火呢……反正最近幾天,我在家里都不招惹她了。”
  程燃揉著眉頭,開始覺得頭痛了,覺得自己好像未來得罪的人大了去了,比得罪雷偉還可怕。
  姜紅芍在那邊慘兮兮道,“但是話說回來,也不全因為是你吧……那天你被人堵校門后,我也跟我媽說起了作為普通人的安危這件事,從某種程度上,不管是你,還是我,都是普通人這個范疇。如果無法制止杜絕這種行為,上次是你,下次說不定就是我。她肯定是不愿意看到這種無法無天的情況繼續下去的。所以這次推動這回事,就是希望你的叔叔能夠把這件事做徹底吧。”
  程燃心頭涌動暖意,雖然隔著電話,卻仿佛也能感受到這個女孩在自己面前的春風之姿,“你當時不是說,只是等著看嗎?”
  “我現在也是等著的嘛。”
  姜紅芍笑道,“傲梅從無仰面花,如此男兒方豪雄。程燃……你和你叔叔很棒……加油呢!”
  程燃贊揚,“好詩。話說,有沒有友情擁抱啊?”
  “去死!”
  掛了電話,姜紅芍雙手捂了捂臉頰,然后像是燙死了燙死了般扇風。
  ====
  哼,你懂的。
  

snaptime:2020-08-09 02:28:01  .exectime:0.080


pk10在线人工计划网站